<acronym id="sogqu"></acronym>
      1. <ol id="sogqu"></ol>
        1. <span id="sogqu"><sup id="sogqu"></sup></span><ruby id="sogqu"></ruby>

        2. 
          
          <optgroup id="sogqu"></optgroup>

        3. <span id="sogqu"><sup id="sogqu"><object id="sogqu"></object></sup></span>

          新聞動態

          周洪宇代表:“十四五”期間如何做好教育對外開放工作

          發布時間:2021-03-16 閱讀次數: 次 外事外聯部
          周洪宇代表:“十四五”期間如何做好教育對外開放工作
                 在“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的歷史交匯期與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關鍵期這個偉大時代背景下,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明確了“十四五”時期我國發展的主要目標和重點任務,提出要堅定不移貫徹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新發展理念,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
           
                《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以下簡稱《建議》)明確提出,到2035年要建成文化強國、教育強國、人才強國、體育強國、健康中國。無論是什么強國,都需要強有力的人才資源作支撐。無論是經濟建設、政治建設、文化建設、社會建設還是生態文明建設,都離不開人力資源開發和人才培養。無論是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區域協調發展戰略,還是可持續發展戰略等各種戰略,都離不開教育發展強有力的支撐。
           
                 根據新發展理念及中共十九屆五中全會精神,“高質量教育體系”是指體現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新發展理念,不斷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更高質量、更加公平、更有效率、體系更加完備、更能滿足多樣需求、更可持續發展、更為安全可靠的教育體系。加快建設高質量教育體系為新時代我國教育改革發展描繪了美好藍圖,為邁向教育發展新征程指明了前進方向,對于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建成教育強國、辦好人民滿意的教育具有重大意義。加快建設高質量教育體系是建設教育強國的先手棋,是加快推進教育現代化、建成教育強國的必不可少的條件。
           
                “開放”是國家繁榮富強的必由之路,自然也是中國從教育大國走向教育強國的必由之路。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中國人民正在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奮斗,需要從歷史中汲取智慧,需要博采各國文明之長。建構良好育人環境,積極開放拓展平臺。以開放促改革、促發展,是我國教育改革不斷取得新成就的重要法寶。在高質量發展階段,改革開放依然是發展的必由之路和強大動力。教育應是一個開放的生態系統,面對全球化趨勢,要打造高質量教育質量體系,只有在對外開放中才能確立其地位。習近平總書記在致清華大學蘇世民學者項目啟動儀式的賀信中指出,教育應該通過更加密切的互動交流,促進對人類各種知識和文化的認知,對各民族現實奮斗和未來愿景的體認,以促進各國學生增進相互了解、樹立世界眼光、激發創新靈感,確立為人類和平與發展貢獻智慧和力量的遠大志向。
           
                中共十八大以來,隨著中國綜合國力和國際地位的提升,教育對外開放自覺服務黨和國家工作大局,綜合運用國內國際兩種資源,不斷提升教育對外開放的質量和水平,基本形成了全方位、多層次、寬領域的教育對外開放格局,成為我國日益走近世界舞臺中央的一張亮麗名片。但是,當前我國對留學生的吸引力不足,中國參與國際教育規則、標準的制定不多,中國在國際組織任職的總人數及高級官員不足,等等。為此,2016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關于做好新時期教育對外開放工作的若干意見》指出,加強與國際組織合作,積極參與全球教育治理,推動亞太區域內雙邊多邊學歷學位互認,支持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建立世界范圍學歷互認機制,積極參與國際教育質量標準和職業教育國際標準研究制定,參與國際學生評估測試,提升發展中國家在全球教育治理中的發言權和代表性。
           
                疫情背景下的國際形勢發生了變化,但和平與發展的時代主題沒有變;部分西方發達國家對外戰略發生了變化,但全球化的趨勢沒有變;部分西方發達國家留學政策發生了變化,但我國教育對外開放的方針沒有變。而且,在當前和今后相當長一個時期內,我國處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基本國情沒有變,我國由世界教育“追趕者”向“并跑者”發展的過程特征沒有變,我國推進教育對外開放的基本出發點沒有變,我國教育對外開放的宗旨沒有變也不會變。面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中國只要“集中精力辦好自己的事”,保持改革開放的定力,發揮中國“世界最大消費市場、最大留學市場、最大人才市場的潛力”,就能贏得改革發展創新的主動權。
           
          基于上述思考,我對“十四五”期間教育對外開放工作有以下政策建議:
          第一,全面優化教育對外開放布局。

          注重“引進來”和“走出去”協同推進。
                  擴大教育對外開放,積極吸收借鑒國際先進的教育理念和經驗。以改革開放40多年為契機,推出教育對外開放新舉措,高等教育、基礎教育等領域的理念及模式等優質資源可以作為中國教育的典型經驗輸出到國外,擴大中國教育影響力,為中國教育走向世界、參與全球教育治理奠定基礎。因此,要從國際國內兩個層面完善教育對外開放格局。國際層面,總體策略是“分類實施”,注重“引進來”和“走出去”協同推進,對發達國家以優質資源“引進來”為重點,對發展中國家以中國教育“走出去”為重點;國內層面,強調“因地制宜”,目標是形成教育對外開放區域特色,東部重心在于整體帶動,中西部重心在于面上突破,沿邊地區重心在于特色先行。
          推動“一帶一路”教育合作。
                  真正要建成“一帶一路”,必須在沿線國家民眾中形成一個相互欣賞、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的人文格局。習近平總書記在2014年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八次會議上指出,“一帶一路”建設要堅持經濟合作和人文交流共同推進,促進我國同沿線國家教育、旅游、學術、藝術等人文交流。國家相關部門可加快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教育交流合作,挖掘出國留學的優質國家、地區和學校;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間建立更加系統完善的留學保障及服務體系,為我國留學人員開辟更大的留學空間,化解因部分西方國家留學政策突變給我國留學事業帶來的不利影響,也有利于加強我國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間的教育相通、民心相通,從而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奠定基礎。推動“一帶一路”教育合作,要完善留學人員回國創業就業政策,提高中外合作辦學質量,完善中外合作辦學準入和退出機制。要加強與共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教育合作,建設“一帶一路”教育資源信息服務綜合平臺,建立國際科教合作交流平臺,實施高等學校科技創新服務“一帶一路”倡議行動計劃。要深化與共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人文交流,大力支持中外民間交流,加強中外體育藝術等人文交流。
          第二,全面提升教育對外開放層次和水平。
          大力提升來華留學教育層次。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要打造更具國際競爭力的留學教育,將我國建成全球主要留學中心和世界杰出青年向往的留學目的地,吸引海外頂尖人才來華留學,培養未來全球精英。為此,要探索實施來華留學生與本國學生趨同管理,提供更加豐富的雙語教學課程,提高高等教育國際化水平,盡快制定來華留學生的本科教學質量評估標準,以保障來華留學生的生源質量和培養質量。與更多國家簽訂學歷學位互認協議,降低國際學生來華留學阻力。舉辦教育國際展覽,擴大我國教育的國際知名度,吸引更多來華留學生。
          著力提高國際交流合作質量。
                 充分學習發達國家對外教育援助先進經驗,通過對外教育援助、對外教育交流等形式,為發展中國家提供教育機會和增加生產力所需的知識與技能,以教育援助生產、生活,提升援助效果,使教育援助成為我國對外援助的有機組成部分。通過這種開放發展,促進中國教育參與國際教育分工,推進新的國際教育格局形成。有效拓展雙邊多邊教育合作廣度和深度,通過與國外高校聯合辦學、互派留學生,參與“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教育合作等方式,大幅提升參與教育領域國際規則制定能力,顯著提高中國教育對外開放規范化、法治化水平。
          積極鼓勵與國外高水平教育機構合作開展研究。
                 要吸引境外知名學校、教育和科研機構及企業,合作設立教育教學、實訓、研究機構或項目,持續深化教育領域開放進程,放寬教育領域外資股比限制。鼓勵高等學校與國外高水平大學合作開發專業、課程,探索建立校際教師互派、學生互換、學分互認和學位互授的有效途徑和方法,培養大批具有國際視野、通曉國際規則的國際化人才。借鑒世界名校先進管理經驗,完善內部治理結構,加快建設具有中國特色的現代大學制度。探索與高水平研究機構建立長期、穩定、充分參與的合作項目,建立教學科研和人才培養合作平臺,為我國高素質人才參與世界前沿高、精、尖科研項目創造機會,鼓勵中外聯合培養高層次創新人才。鼓勵科研機構和大學在高新科技領域和戰略產業發展方面參與國際合作,聯合推進基礎研究和高技術研究。
          第三,全面提高教育對外開放的針對性。
          首先,要統籌出國留學工作。
          規范出國留學服務,完善出國留學預警機制。
                 在制度層面上,要在進一步完善留學預警的同時,規范留學服務市場,明確留學中介服務機構的行業監管要求,健全行業評價、投訴處理、信息公開、退出禁入機制。要對留學服務從業人員提出嚴格而規范化的要求,嚴禁未經培訓、不具備從業資格的人提供中介服務。要對留學服務中介機構提出儲備金要求,以備在留學家庭相關利益受損時予以賠償。
          妥善處理好疫情對出國留學的不利影響。
                 主要包括:其一,繼續加強對海外留學人員調研,全面、準確地了解他們的實際困難和響應需求,研究制定幫扶政策,充分體現國家的關心關愛。其二,積極探索推進“插班”“學分互認”“借讀”等形式,拓展出國留學空間。其三,對于因疫情滯留國內但希望繼續赴國外學習,且因無法進行線下或線上學習的學生,給予相應協助或便利,提供合適的選擇方案,協助他們聯系在國內對應對口學校學科專業繼續完成學習任務。此外,還可以考慮采取臨時性借讀措施,允許這些留學人員以交換生身份在國內高校學習,待新冠肺炎疫情結束后,再由留學人員此前就讀的海外高校認定其回國交流學習期間的學分。   
          其次,啟動國內國際教育“雙循環”。
                 習近平總書記在2018年全國教育大會上特別強調,要擴大教育開放,同世界一流資源開展高水平合作辦學,再次肯定了中外合作辦學的重要作用。中外合作辦學讓學生不出國門就享受到國際一流院校先進的教育資源,而多元文化的學習環境和氛圍也能培養學生的全球視野和多元思維。此外,中西方高校在交流碰撞中,互相探討各自的管理模式、教學模式、科研模式和社會服務模式等,這種中西合璧的教育方式也使得中國教育打破原本的內循環,通過內、外循環相結合的方式,進一步推動中國教育走向高質量發展階段。
          鼓勵中外高校合作辦學。
                 國內高校要積極開展教育國際交流與合作,加強校際交流,積極開展聯合辦學,不斷拓寬國際交流合作渠道,明確準入標準,完善審批程序,加強引導和管理,進一步提高中外合作辦學水平。要加強中外合作辦學的分類管理和統籌謀劃,強調體制機制創新。要重點支持來自發達國家的優質教育資源與我國建立合作辦學機構,突出辦學特色,鼓勵雙方發揮綜合學科優勢,在學科專業管理方面多做探索。要突出專業優勢和課程設置,對重復、缺乏特色、資源引進偏少的項目嚴格進行控制。要加大對職業教育合作辦學的支持力度,為我國經濟發展模式轉型、構建現代職業教育體系作出更大貢獻。
          第四,全面參與全球教育治理。
                全面參與國際教育發展與交流過程,促進全球教育思想、教育體系和教育標準建設。積極參與聯合國主導下的全民教育政策研究與制定,結合教育發展的成功經驗,為發展中國家提供指導。深化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銀行、經合組織、亞太經合組織、上海合作組織、G20等國際政府間組織及非政府組織的多邊教育合作交流;制定培養全球教育治理人才計劃,為國際組織輸送中國教育人才;深度參與國際教育規則與標準制定,增強規則制定能力、議程設置能力、輿論宣傳能力、統籌協調能力;通過合作辦學、設立分校等方式向世界輸出優質教育資源;積極開展教育國際援助,積極倡議與“一帶一路”沿線各國構建教育共同體。只有全面參與全球教育治理,在這一過程中積極與全球進行多邊互動,中國才能在傳播先進經驗和理念的同時,把全球優秀的教育實踐和理論吸收進來,為人類和平與發展貢獻教育的中國智慧、中國方案、中國力量,為全球教育的全納、公平、包容與可持續發展及制度建設作出自己的貢獻。  
          第五,全面提升中國教育經驗、理論、模式的影響力。
          認真總結教育改革發展的中國經驗。
                要通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等國際平臺,通過國際會議、研討會、交流訪問等多種形式,以外國人能聽懂的語言、能理解的方式積極推廣中國教育改革與發展經驗,與廣大發展中國家分享中國高質量普及九年義務教育的經驗、建設高素質專業化創新型教師隊伍的經驗和教育扶貧的經驗,提升中國教育的影響力,為世界教育發展貢獻中國智慧。
          認真總結教育改革發展的中國理論和模式。
                主要包括:中國教育改革發展實踐路徑的科學梳理,中國教育改革發展對于中國及其全人類的影響,中國教育改革發展成功的歸因分析與基本經驗,東方教育思想的復興、影響與競爭力研究。必須提煉出真實反映中國教育改革發展的現實,具有普遍價值和普遍意義的發展理論和發展模式,為發展中國家提供可資學習、具有可操作性的政策路徑。(作者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中國教育學會副會長、華中師范大學教育學院教授,2000年-2001年曾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育學院做高級訪問學者。本文即將發表于《神州學人》2021年第4期)
           

          韩国三级在线观看久

          <acronym id="sogqu"></acronym>
            1. <ol id="sogqu"></ol>
              1. <span id="sogqu"><sup id="sogqu"></sup></span><ruby id="sogqu"></ruby>

              2. 
                
                <optgroup id="sogqu"></optgroup>

              3. <span id="sogqu"><sup id="sogqu"><object id="sogqu"></object></sup></span>